天籁小说 > 都市小说 > 花落伴花途 > 第18章 捧在手心万年,怎舍得伤你?
    尽管长翎什么也不愿意听,花吟还是将事情的前后都给她说了一遍,而越是听到后面。

    长翎,脸色越发不好。

    一直到最后,花吟扶着她从仙水池中出来,“你被他捧在手心万年,他怎会舍得伤你?”

    “要怪只怪那魔帝雪玄刃太过狡猾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一定要让他感知你本体悲愤绝望,以此认为自己找到破绽,十殿万不会使出这法子。”

    长翎瞳孔紧缩的看向花吟。

    脑子,在此刻更是彻底轰乱。

    让她的本体彻底陷入悲愤绝望?这一刻长翎回想起,雪玄刃就是在她悲愤绝望的时候,现身的!

    而后夜渊就带着人赶到,他在瞬息,便再次进入自己体内。

    最终,看到夜渊对越夏的体贴入微,刺激的她理智大乱,和他结盟大杀幽冥界。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长翎痛苦的看着花吟,身体上的痛,依旧提醒着她夜渊对她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恨及了夜渊,恨及了越夏。

    然而最终……!

    花吟叹息一声,帮她穿好衣服,拉着她到一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雪玄刃这万年来借着你的仙体供养元神,你和他同体,十殿怎能告诉你?”

    长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年师祖不让你继续留在这梵天界,也是担心雪玄刃会借助这里的灵力,最终滋长成无法对付的魔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幽冥界后,十殿小心护着,时刻探测你体内魔力波动,这次也是不得已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好一个不得已。

    长翎心口的恨,在此刻破碎。

    原来这万年来,所有的人都时刻戒备着她体内的雪玄刃,惶惶不得终日!!

    而被封了记忆的她就像个小傻子,在幽冥界无忧无虑,顽皮任性的跟个孩童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宠她,疼她。

    可最终,她都对他们做了什么?长翎心口窒息疼痛的厉害,“那海棠呢?不,是越夏!”

    越夏,西王母身边的婢女。

    计算他是不得已的伤她,可也不用真的找个那种人来吧?

    而说起这越夏的时候,花吟看着她的脸色,都因此凝重了些许。

    只听她说道:“什么越夏,那可是你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长翎: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她的脸色再次刷白。

    到底,她们到底有多少事儿隐瞒自己?“我没有姐姐!”

    “你有!”花吟语气坚定的说道,长翎,什么都不记得了,她从有记忆开始。

    就一直在是在师祖的身边,每日听着师祖的授课。

    花吟看着她茫然的样子,叹息之声中,全是对她的心疼:“当年你父君和母上陨落,留下你和你姐姐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场大乱中,你们在六界走失,从而也走上了不同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父君,母上?

    花吟,似乎什么都知道,然而这一切对长翎来说,就好似空寂的湖泊忽然被投了大石。

    波澜壮观,而她,全世界也因此纷乱。

    她这个在幽冥界活了万年的小傻子,身上竟然还背负了这么多令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先是夜渊,后是越夏!

    这两个令她恨透的人,竟然……!

    “她不愿继承你父君母上仙籍,带着记忆游走六界,就是为了寻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在幽冥界,她这一世的凡体为了去找你,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。”

    说起越夏,花吟的语气中全是怜悯。

    长翎瞳孔紧缩的看向花吟,脑子如被塞了无垠的飙风般,不断的撕扯着她的理智。

    越是整理,越是混乱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